智庫中國 > 

【菜鳥集運香港有限公司】餘淼傑:國際變局下的雙循環與企業佈局要點

來源:北大國發院網 | 作者:餘淼傑 | 時間:2021-01-18 | 責編:申罡

文 | 餘淼傑 北大國發院黨委書記、副院長、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題記:2020年12月20日,北大國發院主辦第五屆國家發展論壇。本屆論壇以“雙循環:國家發展新格局”為主題,邀請多位知名學者與嘉賓從國家發展的不同角度分享見解並進行深度探討。本文根據北大國發院黨委書記、副院長、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餘淼傑的演講整理。


2020年11月底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和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做出基本判斷:儘管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遭受百年一遇的疫情,但是我國依然處於發展的最好戰略機遇期。要使這個戰略機遇期落地,就要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如何理解雙循環的背景,如何使雙循環落地,我談幾點看法。

 

如何理解國際大變局


國際大變局是我國提出雙循環的外部背景,在理解上要關注以下幾個重要內容:

 

第一是中美關係。中美關係正在日趨複雜化,成為中國處理對外關係的一個重要方面。

 

第二是全球化。以世界貿易組織為代表的多邊經貿合作正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態,主要原因是在美國阻撓下,WTO最重要的機構“爭端解決機制”裏的大法官無法到任。同時,美國和一些國家推行貿易保護主義、貿易單邊主義。這讓很多人擔心全球化這個基本態勢已經發生改變。但我認為,全球化的基本態勢並沒有發生根本性的改變,只不過是表現形式改變。換言之,全球化由以前強調的全球多邊經貿合作變成了以區域合作為主流的合作形式。

 

之所以説全球化基本態勢沒有根本性變化,是因為全球化的兩個基本核心特徵並沒有發生改變,即生產的地區化和貿易的全球化。國際貿易品的生產,不管是簡單的玩具,還是複雜的汽車,都有大量的中間品在不同的國家和地區進行專業化生產、裝配、加工,最後再賣到全球各地。一些國家所推行的貿易保護主義並沒有改變這一基本趨勢。

 

正因如此,當前全球經貿格局清楚地分為三個經濟圈:一個是以美、加、墨為關鍵節點的北美經濟圈,一個是以德國為關鍵節點的歐盟經濟圈,還有一個是以中國為關鍵節點的亞太經濟圈。這三個經濟圈在全球三個不同的地區推進着地區經貿合作。

 

如何使外循環落地?


如何落地雙循環?這裏我只講外循環。我認為中國在外循環上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積極參與地區經貿合作,具體分為如下兩點:

 

第一點,積極推進“一帶一路”的暢達,推進與“一帶一路”國家的經貿合作。海上絲綢之路和陸上絲綢之路的方向不同。與海上絲綢之路國家合作,因為經貿基礎比較好,我們可以通過進出口,或通過對外獨資的方式實現。從產業結構來講,應以勞動密集型產業為主。與陸上絲綢之路國家合作,通過進出口這種比較簡單的模式更好,並主要在資本密集型以及資源型產品的進出口方面進行合作。

   

第二點,我國在11月15日簽署了RCEP(區域全面經濟合作伙伴協定),成為15個締約國之一。這15個締約國分為幾個階層:兩個發達國家(新加坡和文萊),四個中等國家(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四個最不發達國家(柬埔寨、緬甸、老撾、越南),中日韓,以及澳大利亞、新西蘭。所以,簽署這個協議之後,相當於中國間接地跟全球第三大經濟體日本有了自貿協議。這其實是我們簽署RCEP最重要的利益所得之一。

 

RCEP的內容主要分為四個部分:

 

第一部分是商品貿易。它強調15個國家所有商品在10年內關税要減到零,區域內實行原產地原則在區域內可以累計。比如,儘管之前中國和韓國簽署了自貿協議,iPhone由中國生產賣到韓國去,但韓國不會給最低關税,因為產品附加值過低,iPhone的產品附加值只有5%左右,沒有達到35%的門檻。現在簽署了RCEP,就可以把另外14個國家所有的中間品加在一起,如果附加值達到門檻就可以享受最低關税。這就是累計原則。

 

還有一項很重要的原則,叫做禁止歸零原則。比如,產品如果受到反傾銷檢查,以前假設產品賣10塊錢,反傾銷就會徵收20塊錢。有了禁止歸零原則,負的要算,正的也要算,有利於降低產品被反傾銷的力度。

 

在進口便利化方面也有很多具體措施。比如,容易腐爛的產品必須6小時通關,減少動植物檢疫方面的壁壘等。

 

第二部分是服務貿易。日本、韓國、新加坡等七個國家採用負面清單,我國以及另外七個國家採用正面清單,但我國正面清單必須在六年之內轉化為負面清單。中方所開放的服務貿易,除了100個部門以外,也在諮詢管理部門強調開放,東盟國家所關注的中國建築產業、金融業、房地產業也都有所開放。

 

第三部分是投資。15個國家都採用負面清單的原則,並且基本上要建立和WTO類似的爭端解決機制。 

 

第四部分是自然人流動。對居民及商務人士可以更方便地發放簽證。

  

這四部分是RCEP的主要內容,對我們推進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構建也有非常重要的指導意義。

   

企業一定做好多元化佈局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的企業應該做好出口多元化的佈局。

 

第一是出口目的地多元化。中國出口體量巨大,假以時日,美國和歐盟一定無力容納中國的出口,所以中國企業應該擴大對其他國家特別是對新興工業國家的出口。雖然起初這樣做會比較難,但是要像敲牛皮糖一樣一塊一塊地打開市場。

 

第二是要在投資方式和貿易方式上“兩條腿走路”。不僅要做線下貿易,也要做更多的線上貿易,同時鼓勵企業走出去。

 

長遠來看,RCEP等自貿協定簽署後,勞力密集型產業會逐步轉移出去,短期目標方向是東南亞國家,長期目標可能是更遠的非洲或者其他成本更低的國家。RCEP中很重要的一點是投資方向的負面清單,意味着各個國家都很容易到另一個國家去投資。勞動密集型產業先去東南亞,是因為他們的成本比較低。中國的產業規模非常大,如果大規模轉移過去,可能兩三年後東南亞國家的勞工需求會增多,工資成本也會上升,所以產業還會繼續往其他地區轉移。

 

資本密集型產業應該放到國內,而且也有條件放到國內。對資本密集型產業來講,不僅要考慮勞工成本,還要考慮產業配套。這和我國要做的產業鏈配套、行業產業集聚是契合的。至於從勞力密集型產業釋放出來的巨大就業需求,一部分可以進入資本密集型產業,另一部分則需要流入快遞等服務業。

   

總而言之,只要我們做好對外開放工作,就可以真正做到以開放促改革,以改革促發展,真正實現構建新發展格局,在大變局中開新局,在危機中創新機。


發表評論